閱讀歷史
換源:

第二四〇章 這一屆考生太難帶了!

作品:史上最強天秀|作者:醉上空城|分類:武俠修真|更新:2019-07-04 11:02:58|下載:史上最強天秀TXT下載
  李賢此人,顯然也有不少秘密,就比如劉袖解析到他的魔功,恐怕他那個名師爺爺,都未必知道。

  而兩人之間的一番對話,除了彼此試探之外,還透著一絲坦誠的意味。

  就好像告訴對方,我看出你的秘密,但是我說了。

  這是一種很微妙的表達,談不上善意,但也絕沒有惡意。

  往往棋逢對手的兩個人,都會有一點惺惺相惜的感覺,何況他們并不是對手。

  無論劉袖對李經修說了謊,還是李賢身懷魔功,這些都不影響什么,他們之間本就相交不深,更多的是對彼此的欣賞,屬于聰明人之間的欣賞,僅此而已。

  兩人回到比武場,另一邊,李經修已經在和寧缺交流。

  雖然寧缺所在的武閣,算是武道院的上級,但李經修的地位,卻不下于任何閣佬。

  劉袖遠遠看著,忽然感嘆道:“小李子,你有這么好的爺爺,怎么不往外露呢?”

  李賢汗道:“拼爺爺那是聞九歌干的事,所以他死了。”

  “不好!他們要推遲決戰!”

  劉袖突然說道,把小李子唬得一愣一愣的。

  “不是吧!隔著這么遠你也能聽見?你是順風耳嗎?”

  “哥們學過唇語。”

  劉袖隨口應付一句,心里卻在盤算,本來他正要干掉葉凌鏡,如果拖到明天,恐怕會夜長夢多,這可是一顆定時炸彈。

  “你擔心那個葉凌鏡會跑掉?”

  李賢仿佛看穿他的心思,所以和聰明人打交道,有時候也挺操蛋的。

  劉袖只得說道:“不錯,我今天就要干掉他,你有辦法?”

  “那簡單。”李賢似笑非笑的道:“我看他也很想干掉你,既然你們這么默契,只要武道院同意你們上‘生死臺’,就可以來一場公平決斗,這也是律法允許的,任何一方戰死,都不可以追究。”

  “對呀!‘生死臺’就是合法的殺人擂臺,我怎么沒想到。”劉袖眼睛一亮:“看來你比我這個律法活字典還活學活用啊!”

  “律法活字典?”李賢滿頭黑線道:“劉兄厲害,不過武試還沒結束,這時候他們肯定不會同意,還需要一個足夠的理由。”

  “你已經有主意了?”劉袖問道。

  “是的,去挑釁!”

  李賢眼珠一轉,笑的像一頭小狐貍,與他真誠坦然的人設完全不符。

  不過,這很對劉袖的胃口。

  而另一邊,武道院的官員正在搜查,剛從一個比武的石板面下,找到一塊冰塊,里面凍的是一團不明物體,此時已經化掉大半。

  尸化蟲的特點,就是遇冷冬眠,遇熱即死,在常溫下才能活躍,所以劉袖早就知道,冰塊里正是尸化蟲!

  這里的每一個比武臺,甚至看臺上面,到處都是這種冰城!

  算算時間,再有不到一個時辰,這些冰塊就會化掉,如果沒有意外的話,尸化蟲將會在決戰時暴發。

  不得不說,午楚的算計確實精妙,而且把這么多冰塊,藏在比武場各個地方,聞家也是煞費苦心了!

  不過武道院正在全力搜查,劉袖也解析到李經修和寧缺的對話,兩位大佬已經達成一致,很快就會清場,這場生化危機也將扼殺在搖籃里。

  所以在此之前,一定要解決那個定時炸彈。

  而李賢辦法很簡單,他走到葉凌鏡面前,直接就是一拳轟過去,沒有任何征兆,一句話都不說,就這么粗暴!

  葉凌鏡大驚之下,下意識地出手一擋,可是所有人還沒反應過來,便看著李賢已經倒飛出去,重重摔在地上,咳出大口鮮血。

  “噗!你……你……你竟然偷襲我!?”

  李賢驚怒的道,說著又咳出一口血,好像傷得很重一樣。

  這突如其來的騷,讓葉凌鏡一臉懵逼,明明是你偷襲我,而且我只是擋了一下,又沒打到你!

  劉袖也懵逼了,這就是小李子的辦法?

  這特么不就是碰瓷嗎!

  “怎么回事?誰在私斗?”

  一名武道院的官員,黑著臉走過來,一看受傷的竟是李院傅的孫子,那還了得?

  “是你動的手?好大的膽子!敢在這行兇傷人,不想活了嗎!”

  那官員沖著葉凌鏡質問道。

  而李賢卻在偷偷給劉袖使眼色,后者自然心領神會,論演技這一塊,劉袖一生不弱于人!

  “你竟然打傷李兄,老子跟你拼啦!”

  劉袖突然修為暴發,如一道利箭般射出去,同時祭出一個比籃球還大的火球,猛地砸向葉凌鏡。

  “臥槽!”

  “臥槽!!”

  第一個臥槽是那名官員,嚇得他趕緊閃到一旁,這特么都是什么考生啊?

  隨后全場一片臥槽,竟然又出現一個火法?而且出手猛的一比!

  “住手!”

  遠處,寧缺和李經修同時一喝,這可是兩大強者的震怒,聲勢何等恐怖。

  不過不好意思,劉袖的火球已經出手了,你們喊慢了半拍。

  “pong!!!”

  大火球被葉凌鏡的重劍擋下,這把劍之前還被劉袖捏斷一截,只見前者在火球巨大的沖擊力下,一連倒退十幾步,最后重重撞在擂臺邊上,才止住身形。

  緊接著,葉凌鏡一口鮮血噴出,這可不像李賢,是演技,而是真的內傷。

  就在這時,眾人眼前突然一花,便只見寧缺已經來到場中,正擋在劉袖和葉凌鏡中間,其身法之快,那些吃瓜群眾的肉眼凡胎,竟然都看不到他是怎么來的!

  而這位大佬往那一站,自然是防止他們再動手,沒辦法,這一屆的考生太難帶了,動不動就是化真境的實力,寧缺只得親自出馬,否則別的考官也攔不住啊!

  不過劉袖并沒有再出手的意思,他趁機把寧缺從頭到腳解析一遍,也算收獲不小。

  至于上“生死臺”的理由,不是已經有了嗎,葉凌鏡打傷李院傅的孫子,劉袖替哥們出頭,現在武道院和考官團,總不會不答應吧?

  他大義凜然的喝道:“鼠輩葉凌鏡,傷我兄弟,便是與我不共戴天!今天我便要……”

  “敢不敢上生死臺!”

  葉凌鏡打斷道,眼中充滿著嗜血,仿佛擇人而噬的兇獸。

  劉袖:“……”

  李賢:“……”

  兩人對視一眼,這特么,好像人家比咱們更著急啊?
女校体操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