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換源:

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持續

作品:上門女婿|作者:貌似純潔|分類:都市言情|更新:2019-07-04 11:00:47|下載:上門女婿TXT下載
  韓東不忍再看她掉淚,可說太多話了。有真心的,也有假的。

  且已經到了公安局門口,有警察在路邊等著,不方便再有何忍不住的動作。

  手指想去再抹她眼角,夏夢轉頭避開:“這兩天能離開公安局嗎?”

  韓東沖那名警察點頭招呼,又看向女人:“只要新聞風向有變化,隨時都可以出去。不方便多說了,萬一被人舉報,會害那個警察,我得先走……”

  “嗯。”

  夏夢輕聲應允,先男人一步回了距離不遠的車子。

  車窗內,心慢慢冷卻。直至,見不到男人背影,她才示意劉小刀開車回酒店。

  有些話能騙人。

  是在她想要選擇性相信的時候。

  但事實上,接納不代表釋懷。

  關新月告知懷孕之時的那種表情,輕易就能刺痛她。想及婚前婚后都一心一意愛著的男人跟別的女人在一張床上,碎掉的心或許短時間能被他拼湊在一起,可始終都有縫隙。

  對方不是沈冰云跟白雅蘭。

  她沒辦法把關新月當成男人的前女友。實際上,男人跟關新月的情分,是在她覺得感情最入心的階段發生的。她都不肯定,他跟關新月的感情是不是真有嘴上說的那么輕巧。

  更嚴重的問題是,她的感情潔癖,伴隨著矛盾的心靈依托。

  離不開。

  她知道自己這段時間怎么熬過來的,有多后悔礙于臉面,強迫著自己挺直腰板跟他一塊去民政局。

  已經回公安局的韓東也沒有表面上那么輕松。

  他哄女人,女人給他臺階,不代表著就真的徹底翻篇了。特別在手機不能用,又急迫想確定什么事情的時候。

  睡不著,韓東跟警察商量了下,借手機走到一旁撥號:“你剛剛在開玩笑?”

  對面聲音溫和淺淡:“我不確定,但大夫告訴我,像是懷孕了。”

  “怎么可能。”

  關新月激動:“為什么不可能,我沒說讓你對我這個情婦負責,懷不懷孕跟你有什么關系!!東子,我真是太天真了,沒事去碰感情……竟然忽略了,像你這種根正苗紅,堂堂正正的男人,從骨子里是瞧不上我的。”

  “你檢查清楚,咱們再談這個。”

  “要負責啊!”

  “我的意思是,沒有最好,有了就做掉。你也不要太擔心,應該不會中那種不足百分之一的概率。”

  關新月壓抑哽咽:“你連個機會都不肯給我。”

  韓東手指收緊:“離婚之后,我給過咱們彼此機會。發現不一樣,你跟我印象中一點都不一樣……以前我認為的你,做生意規矩,身世名聲不由人,大方,感恩,感性。但一起經歷過悅城,一起真正相處才發現不是這樣的……”

  關新月打斷:“要給自己找這么多玩弄別人感情的借口嗎?不要解釋,我一點都不難擺脫。你讓我滾,我就滾的遠遠的。我也不后悔認識你,至少你讓我懂了,做情婦就要永遠有做人情婦的覺悟。”自顧奇怪笑著,她聲線愈僵冷:“多余的五點九億,明天我會打到你賬上,夠不夠?”

  韓東深呼吸:“我不要錢。”

  “這跟你要不要沒關系,它臟,不要再拿它來侮辱本來就很臟的我。”

  “新月……”

  嘟嘟嘟!

  電話斷的干脆至極。

  韓東手掌在顫,手機似有些承受不住重量。

  他慢吞吞的還給警察,進房間,連續呼吸來緩解不怎么穩定的心境。

  有沒有這么委屈?

  本就是一段偏畸形,不真實的感情,竟演變成了這種樣子。

  懷孕。

  韓東第一感覺就是她故意說給夏夢聽,可這個電話以后,莫名擔憂起來。概率不大,畢竟存在著這種概率。

  虛脫感襲來,他即刻躺倒在了床上。

  腦海中要么是始終溫柔的關新月突然發狠決斷的樣子,要么是笑的毫不作偽的前妻。

  他想斷前者,被她口口聲聲的懷孕,沖擊到不敢再想后者。

  假如關新月真的懷孕,肯做掉還好。不做,將會是這輩子橫在他跟夏夢之間的天塹,也是對前妻的侮辱跟最大傷害。

  叩著頭部,韓東再也難以心安理得的逗留在這。

  他明天一早,就必須要出去。

  ……

  次日,接近一宿未眠的韓東又打了個電話。一個多小時左右,一輛越野停在了公安局門口,是穿著便裝的江文宇親自過來辦保釋手續。

  不難辦這些,尤其是江文宇特殊的身份。

  溝通著,很短的時間,他就見到韓東被人從里面帶了出來。

  重重抱了下:“走走,先洗澡換身衣服。哪不好,非呆在這,不早打電話”

  韓東神飛天外,等待開機之時:“再給我幾天時間,有點急事得處理。”

  “知道,知道,滿世界都是新聞。只要你人確定過去部隊,等半個月也不遲……”

  “用不了半個月,我全安排好就成。”

  江文宇上下打量著:“什么情況啊,心不在焉的。”挑眉:“是不是嫌我礙眼,急著見弟妹。話說,我今兒新聞上看到,弟妹說你們要復婚了……恭喜恭喜,早就看你跟那個關新月不是那么回事。”

  “新聞?”

  韓東低頭打開了一個關注的賬號,之上女人是簡短而明白的發言。正式回應她的前夫是振威董事長,兩人感情未斷,打算復婚。

  這種新聞的傳播度,于某個時段,蓋住了沸沸揚揚的振威跟重安的事件。

  韓東從她的角度也猜到她為何主動在此節點發這條回應,應該是在幫著壓制肆意混亂的輿論局面。

  江文宇沒留意反常,懶著他肩膀:“踢塔羅斯那一腳,太牛了。昨兒開會,專程給那幫受訓人員放了一遍視頻。知道是你要來做助教,興奮的摁不住……”

  “誒,跟你說話吶,想什么!”

  韓東回神:“中午不跟你一塊吃飯了。你自個先回去,等抽出時間來,去你家找你,想嫂子了……”

  “滾蛋。那你去哪,送你過去。”

  “上京酒店。”

  江文宇等人上車,沒忘了最惦記的事:“你答應過,給茜茜還有鬧鬧訂娃娃親。”

  鬧鬧,是江文宇剛出生幾個月的兒子。

  韓東瞥了一眼:“訂親管什么用,長大了你還能干涉孩子結不結婚。”

  “那不一樣,訂了就是近水樓臺。”

  “行,訂!等部隊事完,就訂。別再打擾我,休息會。”
女校体操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