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換源:

第223章 諸葛連弩

作品:復國|作者:小橋老樹|分類:歷史穿越|更新:2019-07-03 10:50:55|下載:復國TXT下載
  青城酒樓之宴,主賓各有所得。

  下樓之際,西蜀商趙杰已在二樓迎候多時。

  侯云策向柳紅葉介紹道:“這位先生是西蜀商趙杰,實力雄厚,信譽良好,柳先生需要什么貨物,盡可與其聯系。”

  里急部急需貨物,侯云策心知肚明,趙杰是不錯的商人,可以成為里急部的供貨商。趙杰對西蜀極為熟悉,若有朝一日征伐西蜀,其商隊就是極好的內應。所以,侯云策不斷給趙杰好處,讓其死心塌地跟隨自己。

  趙杰是八面玲瓏的商人,走南闖北見多識廣,聞言立刻上前,道:“趙杰行商多年,對商道略知一二,柳先生如有所需,盡管來找我。”趙杰一邊說話,一邊觀察著柳紅葉,臉上漸漸浮現出一絲驚奇之色。

  柳紅葉盯著趙杰,道:“你是趙三郎。”

  趙杰一拍大腿,“柳先生原來就是柳二哥。”

  侯云策奇道:“你們原是舊識?”

  柳紅葉不勝唏噓地道:“二十年前,我是里奇部貨運使,專門負責外出購買貨物,我和三郎屢次相見于蘭州,做了好幾筆大買賣,一日西到瓜州,路遇馬賊,和三郎一起御敵,唉,這都是二十年前的舊事了。”

  回想起創業時的艱難,趙杰也是感慨頗多,“那時我還是商輔的小伙計,主要活動在蘭州等地,就是和柳二哥做成了幾筆大生意,才被當年掌柜看中,娶了掌柜之女,若沒有柳二哥,也就沒有我趙杰的今日。柳二哥突然失去蹤影,讓兄弟遍尋不得,實在讓人神傷。”

  柳紅葉解釋道:“在蘭州做成幾筆大生意之后,黨項頗超部和我們交戰甚惡,我率兵打仗去了。大戰結束之后,我就卸去了貨運使之職,從此不在南下。”

  趙杰久經商海,為人精明無比,見侯云策站在一旁,知道他們倆人不能過多敘舊,就道:“此酒樓是小弟所開,隨時歡迎柳二哥大駕光臨。”

  侯云策并未露出厭煩之色,笑道:“既然是二十年舊識,趙掌柜可要好好招待一番,要讓大廚們拿出得意的本事。趙掌柜從青城山帶過來的猴兒酒,也不要吝惜了。”

  里奇部由于地處草原深處,許多物資不能自產,必須依靠商隊從外地販回。百年來里奇部形成了重商傳統,但是,中原商人有錢,社會地位卻不高。衙門小吏也常在大商家面前指手劃腳。節度使侯云策對商人的態度頗為友善,不禁讓柳紅葉暗自稱奇,對侯云策又高看一眼。

  侯云策原本為柳家父子和吳越州安排了一個清雅小院,柳紅葉婉拒了侯云策好意,執意要住在軍營里,侯云策聽說這是里奇軍傳統,也就由著柳紅葉,留下劉成通陪伴柳紅葉諸人。他帶著封沙、羅青松等人,回到府中。

  錢向南和一名長相猥瑣男子在中院等候多時,見節度使回來,錢向南小眼睛滴溜溜轉了數圈,道:“事情成了。”

  軍情營成為了侯云策不可或缺的部門,侯云策交待了不少事情讓錢向南去辦理,錢向南突然說事情成了,侯云策一時沒有想起是哪一件事情。

  錢向南緊接著道:“這是軍情營的張草。”

  侯云策并未聽說此人大名,料想錢向南特意帶此人來,定有深意,打量了一下這位模樣平常甚至有些丑陋的男子,仍然沒有說話。

  錢向南吩咐道:“張郎,快把東西打開。”

  張草雖是個天不怕地不怕的家伙,站在鼎鼎大名的朔方節度使面前,仍然有些手腳無措,嘴唇上兩撇細長胡須也在輕輕顫抖,聽到錢向南吩咐,如釋重負地蹲下身去,把腳下的一個竹編地盒子打開。

  盒子里是兩張古舊的弩弓,鐵制部分已是銹跡斑斑,弩弓旁邊還有十多枝同樣銹跡斑斑的鐵矢。

  侯云策目光一下被這兩個不起眼的弩弓吸引住了,取過較大的一柄,翻來覆去打量這柄特殊的弩弓,問道:“這就是當年名震天下、令魏軍吃盡苦頭的諸葛連弩?”

  錢向南在一旁解釋道:“年初,云帥曾和下官談起過諸葛連弩,我就令人到西蜀去尋訪,到今年四月,仍是一無所獲。四月底,就派張草到西蜀尋找連弩。”

  看著銹跡斑斑的諸葛連弩,侯云策心中一動,道:“這兩張弩弓,可是從墓地中掘出?”

  張草聞言,眼中露出了佩服神情。他搓著手,臉中又顯出得意之色。錢向南兩眼滴溜溜轉了數圈,“嘿、嘿”笑道,“云帥神機妙算,什么事情都瞞不過你,張草在江湖上可是赫赫有名的鉆地鼠,他在成都府外探了數十座古墓,終于在一個將軍墓中找到了這一大一小兩張不同尋常的弩弓,從形制上看,正是書中提到的諸葛連弩。”

  侯云策抬頭看了一眼張草,道:“想不到你還有這等本領,立此大功,我要重重賞你,張郎,你想要什么?”隨即又笑道:“掘了數十座古墓,料想張郎收獲頗豐,并不缺錢用。”

  張草臉脹得通紅,手撫后腦,鼓足勇氣道:“小人從小長得頗為不堪,總是受人欺負,最大愿望在黑雕軍立功,掙個一官半職,回到鳳州家鄉讓鄉鄰們長長眼。”

  侯云策很喜歡張草直率的性格,沉吟片刻,道:“按黑雕軍的規矩,有功便有獎,張草這次盜掘有功,由錢郎來獎。”

  侯云策話說到這個份上,錢向南自然順竿上爬,道:“獎懲分明,才能號令三軍,就升張草為軍情營伍長,專事上天入地。”說到這,錢向南笑道:“張郎有二個綽號,一為鉆地鼠,另為飛天蝙蝠。”

  欽差已從大梁出發,估計在十一月就能到達靈州,侯云策一直在尋找各類人才,以備回朝所需,張草有這等本領,也是一個用得著的人才,贊道:“張草就是黑雕軍中的鼓上蚤。”

  錢向南極為聰明,馬上明白了鼓上蚤的含義,對張草道:“鼓上蚤,這個名字好,以后張郎就是節度使親封的鼓上蚤。”

  錢向南任務完成,愉快地帶著張草回到營地。侯云策回到內院抱了一會侯小清,走到中院,對親衛羅青松道:“備馬,到軍械營。”

  竇田、郭寶玉均是技藝高超的工匠,被侯云策招攬之后。為黑雕軍打制了不少利器。到了鳳州之后,侯云策根據兩人的特點,由竇田主持鐵器營,郭寶玉主持了軍械營,軍械營主要制造弓、弩、投石機等遠程武器。簡不凡和簡約兩人最早單獨成營,專門制造西蜀連弩,后來為了制造成本。就把簡不凡合并到郭寶玉的軍械器里。

  整個將作營的總管則是黑城師兄張城。

  竇田的鐵器營、郭寶玉的軍械營、張青海的凱甲營、陳凌心的戰車營,四大營集中在一起,足足占了一條街道,進入了這條命名為紅爐的街道,滿耳都是鐵器敲擊聲音。

  郭寶玉享受黑雕軍各營都指揮使待遇,本來不必親自勞作卻是天生勞碌命,看見工匠們揮汗如雨,自己閑著就如關牢籠一般難受,也就脫掉上衣,露出黑沉沉的結實上身,和工匠們一起打制黃樺弩上的望山。

  聽說節度使到了,郭寶玉甩下手中的鐵錘就往外跑。

  侯云策極為重視軍械諸營建設,經常到營地視察,有些興致來了,還試著掄一掄大錘,他未等郭寶玉行禮,就道:“把金大胳膊、簡不凡、劉一手、周三郎全部叫過來,我有好東西讓你們瞧瞧。請張城也來。”

  這四人是軍械營技藝最高超地幾位大師傅,加上郭寶玉,稱為軍械營五虎上將。等諸人到齊,羅青松打開了盒子。

  侯云策背著手,道:“諸位師傅,你們說說,這是什么東西?”

  五人看了一會盒子里沉舊地弩弓,幾乎在同一個時間,郭寶玉、金大胳膊、簡不凡分別叫道:“諸葛連弩”,周三郎和劉一手則未說話,張城慢慢地道:“元戎。”

  “歷害,不愧為軍械營高手,居然一眼就認出這玩意。”侯云策對專業人士的眼光極為佩服。

  郭寶玉拿起稍大的古弩,就如捧著珍貴的漢代瓷器一般,而周三郎動作極快,搶到了另一張古弩,另外三人就圍在郭寶玉和周三郎身邊,不斷叫嚷道:“快一點,輪到我看了。”

  侯云策給將作營選營官的標準就是癡漢,凡是人情練達者一概不要,只要那種不通俗務、沉醉于技術活地憨頭憨腦的癡漢子。

  只有癡情,才能專注,唯獨專注,才能卓越。軍械營五虎上將正是從全國各地粗挑細選的癡漢子。

  金大胳膊留著一嘴大胡子,把大半張臉都遮住了,身材極為魁梧,胳膊上肌肉發達如小鼓,因而被人取了一個綽號“金大胳膊”,至于本名,反而知道的人甚少。

  金大胳膊雖說貌似張飛,看著極為粗魯,但是,他卻是不折不扣地江南弟子,正經的書香門第出生,青年時代中過秀才,家族獲罪之后,他一人逃脫,流浪到中原,因其從小擅長做弩弓,在大名府謀了一個差事,專為天雄軍制作弩弓,侯云策看中了他,想方設法把他挖到了黑雕軍中。

  金大胳膊接過郭寶玉過來的古舊的弩弓,喃喃道:“諸葛連弩,謂之元戎,以鐵為矢,矢長八寸,一弩十矢俱發。”金大胳膊所言出自《魏氏春秋》,書中曾特意提道諸葛連弩。軍械營建立之后,五虎上將意氣相投,一心想要復制出諸葛連弩,卻有數個技術問題一直沒有解決。

  郭寶玉道:“周三郎,你看見沒有,我說諸葛連弩沒有望山,你偏偏說有,有了望山。如何能放置這十只箭矢。”望山是弩箭上用來瞄準的裝備,西漢之時,在秦代增大望山的基礎上,又添刻度,使弩擁有了穩定的彈道參照,因此,弩箭發射準確率十分可靠,軍士稍加訓練便可成為一名合格的弩手。而優秀地弓箭手則需要長期的訓練,還需要有一定的天賦。

  周三郎鐘情于望山,認為沒有望山就不能叫做弩弓,為此,周三郎和郭寶玉就望山問題數度發生爭執。兩人誰也不能說服對方。

  周三郎仍有些不服,“沒有望山,如何瞄準,這元戎恐怕有假。”

  張城聽到此言,有些哭笑不得,這幾名五虎上將,說話向來沒有輕重,周三郎的意思也可以理解為節度使帶來的是假貨。

  侯云策卻沒有理會這些,拿起一根銹腐得極為歷害的鐵矢,道:“這鐵矢只有八寸長,比平常弩箭短許多,定然是放在箭匣內。三郎說這弩不是諸葛連弩,那又是什么?”

  金大胳膊陷入了沉思,道:“一弩十矢俱發是什么意思,是十支箭同時擊發,還是先后連續發出?”

  張城道:“我覺得這才是諸葛連弩的關鍵之處。我記得《后漢書耿純傳》有這樣一段話,‘選敢死二千人,俱持強弩,各傅三矢。使銜枚間行’,意思是敢死軍士同時發射了三矢弩。在曹丕《飲馬長城窟行》中有‘發機若雷電,一發連四五’的句子。說地是一擊而發四五矢。看這弩的模樣,不可能一次同時發十矢,應該是上一次弦,可以連續發射十箭。”

  侯云策擊節而嘆:“諸葛亮真是天才。”

  侯云策在府中對諸葛連弩沒有完全弄明白,主要是陷入習慣思維,想到連弩,就想起裝在戰車上的西蜀連弩,因此,對于諸葛連弩怪異之處不太理解,經過張城這么一說,侯云策馬上明白過來,諸葛連弩在射擊過程中能自動裝箭。這兩張諸葛連弩專門設置了一個箭匣,箭匣位于弩臂的上方,遮住了一般連弩望山的位置,故望山被減掉,沒有望山,顯然會影響射擊的準確性,但諸葛連弩能夠快速連發,就彌補了這個缺點。

  簡不凡用手猛拍自己的亂糟糟地腦袋,道:“我怎么沒有想到用這種連桿,郭寶玉,你看這連桿,如弓臂需要有一百五十斤的拉力,通過連桿,只需三四十斤的力量就能勝任。連桿還能起到擊發的作用,它在扣弦下壓的同時,利用箭匣下壓地力量,壓迫發射銷,使其自然上彈,頂出弓弦,達到擊發的目的,巧妙地取代了傳統連弩上的弩機。”

  簡不凡所制造地西蜀連弩可以同時發射九支連弩,端是十分歷害,和諸葛連弩雖同為連弩,卻迥然相異。他是連弩專家,很快就看出了諸葛連弩的發射原理。

  劉一手是五虎上將中的制箭專家,拿著幾根生銹的鐵箭,又接過弩弓,和鐵箭對照著擺弄了一會,道:“這些鐵箭只有八寸,依次放于箭匣內,發射一箭之后,另一箭自然下落,你們發現沒有,箭匣底部似有磁石,落入箭槽之箭會被吸附于箭槽上,連弩向上仰射時或向下俯射之時,不至于向前向后滑落。”他仰天長嘆道:“諸葛先生真是神人一般,我等平日自負萬分,實是井底之蛙。”

  五虎上將皆默然不語,神情間頗為落寞。

  五人皆為大林朝能工巧匠,聚在一起已有近一年時間,所制黃樺弩、西蜀連弩、床弩頗為精妙,卻一直沒有造出傳說中的諸葛連弩,今日拿到了實物,皆嘆服于諸葛亮的奇思妙想。

  侯云策對這五人著實有些佩服,一會功夫,諸葛連弩的奧妙就被看破,看到五人沮喪,就激將道:“五虎上將是大林朝制弩高手,今日拿到了實物,不知能否仿造出來。”

  郭寶玉是五虎上將之首,資歷最深,聽節度使如此說,知其在用激將之法,就實話實說道:“以前我們試著制造諸葛連弩,不知其理,因而沒有成功,如今有了實物,營中材料甚為齊備,兩天之內,定然能把諸葛連弩造成,若造不出,五虎上將就是浪得虛名。”

  張城點頭道:“郭郎所言不虛。光是仿造不是本事,我有一個想法,諸葛連弩有一個箭匣,你們能否讓它能夠快速拆卸,如果能夠快速拆卸,一個軍士就可以帶上五六個箭匣,射完一個箭匣就迅速地換上另一個箭匣,這樣一來,威力就增大數倍。”

  侯大利知道張城是太師李甲在器械方向的最中意弟子,今天他提出這個建議,堪稱天才,道:“張郎這個想法好,金大胳膊,你做的出來嗎?”

  金大胳膊郎聲道:“云帥交待的任務,再難也要完成。”

  (第二百二十三章)
女校体操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