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換源:

五百五、打臉夏家?。ㄒ桓?

作品:病嬌毒妃狠絕色|作者:風雨歸來兮|分類:都市言情|更新:2020-01-29 07:18:50|下載:病嬌毒妃狠絕色TXT下載
  “阿娘?”

  江之夏很意外江大夫人會說出這樣的話。

  江大夫人對夏的感情和隱忍,旁人或許不清楚,他這個做兒子的,這么多年來,卻是親眼看在眼里。

  “臉疼不疼?”江大夫人沒有直接回答他,而是用手輕撫上江之夏印著鮮紅巴掌的臉。

  又氣又心疼,“你長這么大,你祖父、死去阿爹,還有阿娘,都沒舍得碰你一下,那個賤人...居然敢打你???”

  “不疼,阿娘,倒是您...”江之夏替江大夫人扶了扶歪掉的發髻,“剛才真是讓兒子...刮目相看?!?br/>
  向來溫柔重情的江大夫人,沒想到也有那么彪悍強硬的一面。

  “那有什么奇怪?女子本弱,為母則剛?!苯蠓蛉说溃骸盀榱吮Wo自己的孩子,這世上沒有一個母親做不出的事情?!?br/>
  “包括,和不值得的親人絕裂!”她看向江之夏道。

  她自己什么都可以忍,可不能忍受她的兒子被夏家欺負。

  江之夏鼻子一酸,“阿娘,如果真的和夏家決裂,日后江氏商行,只怕舉步維艱?!?br/>
  “之夏你怕嗎?”

  “兒子不怕?!?br/>
  “你都不怕,阿娘怕什么?!苯蠓蛉说溃骸俺四?,阿娘什么都不怕?!?br/>
  “大不了,咱們回鄉下種地去,有手有腳的,還怕餓死不成?”她道。

  “阿娘說的是!”只要沒了貪圖身外之物的束縛,還怕什么?

  “阿娘,咱們回去一起說服祖父?!?br/>
  “嗯?!?br/>
  ——

  第二天中午,宋國公府書房。

  玉容坊的于老板求見宋國公兩天了,終于在這天中午的時候,在宋國公下朝后,見到了他。

  “見過國公大人?!庇诶习骞笆值?。

  “急著見我有什么事?”宋國公脫下官袍隨手搭在一邊的架子上,問道。

  “回國公大人,有件事情小人不太明白,特來請教國公大人?!?br/>
  宋國公坐到書桌后的太師椅上,“說?!?br/>
  “這兩天江氏商行要求與之合作的、手下有胭脂鋪的商行,與美人坊合作?!?br/>
  于老板道:“甚至不惜折損江氏商行的利益,也要促成這項合作?!?br/>
  “美人坊開業這兩個多月,搶了玉容坊不少生意,若它倒了,受益最大的是玉容坊,結果現在江氏商行突然插手幫助美人坊度過難關?!?br/>
  “江氏商行與夏侍郎是姻親,夏侍郎與相爺是姻親,而美人坊前些日子才暗中給如意侯捐了銀子?!?br/>
  “本來該是立場敵對的關系,現在江氏商行這么做,小人不知是何意?!?br/>
  宋國公皺起眉頭,右手放在書桌上無意識地敲著桌面。

  商行間的競爭,以他的身份地位一向不會過問這種事。

  但美人坊捐銀給如意侯,他是知道的,這么公然的支持他的政敵,他當時還差點想找人對付美人坊。

  不過聽說美人坊出了問題自身難保,他才暫且放過。

  現在江氏商行卻跑去幫美人坊?

  “這事我問問夏侍郎?!彼螄溃骸盎蛟S江氏商行并不清楚這中間的利害關系?!?br/>
  “是,國公大人?!?br/>
  于老板正要告辭離開,國公府管事從外面急沖沖進來。

  “國公大人,不好了!”

  “什么事?”

  “小的剛才收到消息,江氏商行剛給如意侯的軍隊捐了十萬兩銀子!”

  “什么???”宋國公驚得站起來,“你沒聽錯?不是給阿威的軍隊?而是如意侯的軍隊?”

  宋威便是他的長子宋世子。

  “千真萬確!”管家道:“小人開始也以為聽錯了,問了好幾遍,確認是捐給了如意侯!”

  “啪!”

  宋國公一拍桌子,怒不可遏。

  “反了天了!”

  “來人,給我將夏侍郎喊來!”

  “是,國公大人?!?br/>
  ——

  夏侍郎下了早朝回去沒多久,就被人莫名其妙地叫來了宋國公府。

  “那江氏商行是怎么搞的???”

  夏侍郎一進去,宋國公就沖他好一頓發火。

  “吃里爬外的東西,為什么突然給如意侯捐銀子?翅膀硬了是不是???要不要我親手將他的翅膀給折斷???”

  夏侍郎嚇了一大跳,“這...這是什么時候的事情???下官完全不知此事,是不是中間有什么誤會?”

  “誤會?”宋國公冷哼一聲,“要不是確認過此事是真,我會無緣無故將你喊來?”

  那倒是,宋國公行事向來謹慎。

  夏侍郎想起昨天晚上,夏大夫人和江大夫人以及江之夏發生沖突的事情,心里咯噔一下。

  “下官馬上去查個清楚!”

  宋國公怒道:“你最好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否則這事我絕不會輕易這么算了!”

  “是,國公大人!”

  ——

  夏侍郎離開國公府后,急忙回了夏府。

  夏大夫人迎上來,面上堆滿笑,“夫君,怎么這么快就回來了?國公大人沒留你用午膳嗎?”

  “還留我用午膳?沒把我罵個狗血淋頭,已經算是給我面子了?!毕氖汤蓻]好氣地道。

  夏大夫人道:“怎么會這樣?可是朝堂上發生了什么事,讓他老人家生氣了?”

  夏侍郎看了她一眼,“江氏商行今早給如意侯的軍隊捐了十萬兩銀子,國公大人喊我過去,便是質問我此事?!?br/>
  “捐銀子給如意侯?”夏大夫人瞪大眼,“這...這怎么回事?”

  “這事你不該問你自己嗎?”

  若不是你昨天鬧了那一出,江氏商行敢這么做嗎?

  這話里的責備明顯,夏大夫人不樂意了。

  拔高音量尖聲道:“你的意思是說,這一切都怪我啰?”

  不怪你怪誰,難不成還怪我?夏侍郎沒好氣地想。

  但這話他是不敢說出口的,只是看著夏大夫人道:“國公大人讓我盡快給他一個合理的解釋?!?br/>
  “我想解釋是不夠的,必須趁銀子還沒到如意侯手上之前,讓之夏收回去?!?br/>
  “最好是能勸他將這銀子轉捐給宋世子,這樣才能完全平息國公大人的怒火?!?br/>
  夏大夫人跳起來要抓夏侍郎,“你敢讓我去給他們母子道歉,去求他們要銀子?夏昀,誰給你的膽子?!”

  “好了好了,我不是這個意思?!毕氖汤衫仟N躲開,“這事我道歉,我去求,你就去表個態成嗎?”

  “不成!”

  “那宋國公那邊如果交待不了,我可沒辦法了?!毕氖汤傻溃骸八未蠓蛉巳糁懒诉@事,想必也會不高興?!?br/>
  夏大夫人噎了噎,她替宋大夫人散布美人坊的流言,可不就是為了讓宋大夫人高看她一眼,在別的夫人們面前替她說說話,撐撐腰?

  若是因為此事功虧一簣,那可得不償失。

  “我告訴你,別想讓我給他們說半句好話!”話雖強硬,語氣卻弱了許多。

  夏侍郎與她夫妻十幾年,自是明白不過。

  “知道了夫人,絕不讓你受半點委屈?!彼醋∠拇蠓蛉说募鐚⑺D個方向,“去換上那身櫻紅色的衣裳,就當出去散個心?!?br/>
  夏大夫人哼了聲,往內室去了。

  ——

  換了衣裳,又重新梳了頭,打扮得光彩照人之后,夏大夫人隨著夏侍郎坐上馬車,前往江府。

  到了江府門前,兩人沒下馬車,而是先讓車夫去告之門房。

  不一會,車夫回來了,“老爺,夫人,門房說江府的主子們都不在家?!?br/>
  “什么???”夏侍郎掀開馬車簾子,“都不在?”

  夏大夫人哼一聲,“這是想拿喬呢!”

  “門房是這么回的?!避嚪虻?。

  夏侍郎見問不出什么,決定親自下去問。

  夏大夫人本不想下去,見夏侍郎朝她伸出手,又小聲說了句宋大夫人,便不情不愿地下來了。

  “舅老爺,舅夫人好?!遍T房拱手道。

  “去通知你們老太爺,夫人還有少爺,就說我們來看他們來了?!毕氖汤傻?。

  “對不起,舅老爺?!遍T房道:“老太爺夫人和少爺都不在府中,請舅老爺和舅夫人改日再來?!?br/>
  夏侍郎還沒開口,夏大夫人搶著咄咄逼人道:“是真不在?還是故意躲著不見我們?!”

  “真不在,不過舅夫人要這么想,小人也沒辦法?!遍T房道。

  夏大夫人沒想到一個區區門房敢這么擠兌她,氣得臉一紅,差點想一巴掌甩過去。

  夏侍郎眼疾手快拉住她,“那你們老太爺夫人和少爺都去哪了?什么時候回來?”

  門房道:“今兒一早,老太爺出遠門看望好友去了,少爺帶著夫人去郊外散心養傷去了,至于什么時候回來,主子們的事情,小人可不清楚?!?br/>
  “分明是故意躲著我們!”夏大夫人怒道:“不然怎么突然都不在府上了?”

  這還用說嗎?要不是你,事情也不會弄到這一步!夏侍郎心想。

  他掏出一塊碎銀塞給門房,“若老太爺或是夫人和少爺回來了,麻煩第一時間到夏府報個信?!?br/>
  門房往后一躲,“對不起舅老爺,這銀子小人不敢收,被主子們知道了,小人會被趕走的?!?br/>
  哼!拿這么點銀子就想收買他?他家少東家可大方多了!

  說是只要氣著夏府的人,特別是那個從不正眼瞧人的夏大夫人,回來就重賞他!

  “舅老爺舅夫人,您們還是改日再來吧?!遍T房說完,退回府內,關上大門。

  夏大夫人看著緊閉的朱漆大門,氣得七竅生煙。

  敢給她臉色看,敢不見她,什么東西?

  夏大夫人抬腳就想踹,夏侍郎拉住她,“行了,先回去吧,明日再來?!?br/>
  “你還想讓我來?”夏大夫人尖聲道。

  夏侍郎吐出一口氣,“明日我讓管家來先探風行了嗎?”

  夏大夫人這才作罷。

  ——

  一座精致的小院子里,一身銀紅色長袍的女子立在窗邊,看著院子中間一株槐花樹。

  那樹經過精心伺候,如今已經慢慢活過來了。

  女子看著那生機勃勃的嫩葉,薄紗下的紅唇輕輕勾起,露出一絲笑容。

  “鳳小姐,宋大夫人來了?!?br/>
  “請她進來?!?br/>
  轉身的同時,房門打開,宋大夫人走了進來。

  “夫人怎么來了?”女子做了個手勢,“請坐?!?br/>
  宋大夫人坐下,接過女子倒給她的茶水喝了一小口。

  “前幾天我派人綁架沈畢方,這事失敗了。我越想越不甘心,想來問問你還有什么辦法?”

  “這事夫人處理得過急了。若讓人動手前來問我,我提醒一二,或許能成功?!?br/>
  “我明白之前我急了些,不過事情不發生都已經發生了?!?br/>
  宋大夫人道:“我現在只想知道還有沒有別的辦法對付她們?”

  “有是有,不過現在時機未到...”

  女子還沒說完,便聽有人敲門。

  “夫人,楚府送了帖子和信過來?!?br/>
  楚府的帖子和信是大事,宋大夫人身邊的嬤嬤收到后不敢耽擱,急急送來了。

  “拿進來?!?br/>
  嬤嬤將帖子和信遞給宋大夫人,宋大夫人看了看,不屑地撇了撇嘴。

  “有什么事嗎?夫人?”女子替宋大夫人續了杯茶,隨口問道。

  “楚夫人要辦盛夏宴?!彼未蠓蛉说溃骸敖o那個外室女挑夫婿?!?br/>
  “挑夫婿?”女子驚訝地挑挑眉,像聽到什么天大的笑話,左臉上的鳳羽都似乎光亮了,“給她挑夫婿?”

  她說著放下茶壺,薄紗下的紅唇勾起成詭異的弧度。

  “夫人,有辦法了?!?/div>
女校体操队官网 山西11选5开奖结 幸运飞艇技巧图解 九华山庄 特殊服务 免费麻将游戏下载 股票交易时间 燕赵风采排列7开奖结果 打麻将软件下载 广东十一选五 外星大袭击 什么麻将可以赌钱 北京快3 sohu足彩比分直播 山东十一选五 比赛比分英文读法 天津快乐10分 意大利vs乌拉圭比分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