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換源:

第408章 夜宴(1)

作品:花都小保安|作者:微風|分類:都市言情|更新:2019-07-06 18:21:40|下載:花都小保安TXT下載
  周繼堯的生日晚宴安排在酒店最大的一個VIP套間里,雖然只是家里人的小型聚會,可還是湊了一大桌子人。

  就桌子上的座位也是蔣碧云親自安排的,周繼堯的右手是名義上的親家歐陽云蘇和未來的親家鄧俊吉和鄧老二。

  周繼堯的左手是蔣碧云和連襟方中信、蔣碧君,接下來才是朱蕓璐和朱仙玲,而鄧老二的身邊坐在周玉婷,接下來是周琳,歐陽東,齊妍,唐婉,戴家郎。

  由于蔣碧云的干兒子周昕被打斷了鼻梁骨送去了醫院,今天只能缺席晚宴了,所以,原本跟戴家郎隔著周昕的朱仙玲就成了戴家郎的鄰居。

  戴家郎明白自己今天在桌子上出現肯定出乎不少人的預料,除了周繼堯蔣碧云唐婉之外,幾乎所有人都朝著他投來驚異的目光。

  只是大家都知道今晚參加晚宴的人都是蔣碧云和周繼堯親自選定的,所以倒也沒有人直接提出質疑。

  何況,蔣碧云認戴家郎做干兒子的事情已經不是秘密了,既然是干兒子,今晚出現在酒桌上倒也不奇怪。

  不過,朱仙玲和周琳以及鄧老二顯然對戴家郎出現在晚宴的酒桌上心里很不滿,尤其是朱仙玲,覺得戴家郎坐在她的身邊簡直就是一種奇恥大辱,如果是平常的話,恐怕早就發作了。

  只是今天是周繼堯高興的日子,誰也不敢攪了他的興致,所以,盡管心里不滿,可也不敢表現出來,不過,至始至終,她都沒有正眼看戴家郎一眼。

  “哎,媽,阿昕呢?他怎么沒來?”周昕可能是因為戴家郎的身份想起了蔣碧云的另一個干兒子,忍不住問道。

  蔣碧云敷衍道:“阿昕臨時有點事,今晚就不來了。”

  正在和方中信低聲交談的周繼堯聽說周昕臨時有事不來了,皺皺眉頭沖蔣碧云問道:“他有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蔣碧云嗔道:“哎呀,你就別問了,既然大家都到齊了,你就說句話開始吧。”

  周繼堯好像也不在乎周昕來不來,清清嗓子說道:“每年碧云都要給我舉辦生日晚宴,說白了也就是找個借口跟親戚朋友們一起聚聚。

  不過,今年沒有像往年那樣邀請這么多的人,原因是前一陣家里出了不少事情,各位也都聽說了,我也沒心情大操大辦。

  說實話,要不是碧云堅持的話,我今年都不想過這個生日了,不過,自己家里人還是要聚聚的,這兩年大家都忙,難得聚一次,今天這里也沒有外人,大家就盡興吧。”

  說完,端起了酒杯,在座的所有人都端起了酒杯,鄧俊吉笑道:“老周,那我們就祝你大吉大利,事業一帆風順。”

  周繼堯干掉了杯中酒,沖歐陽云蘇說道:“遺憾的是今天老唐沒有來,否則也算是家庭團圓了。”

  歐陽云蘇瞥了一眼周繼堯,說道:“如果和往年相比,我們這張桌子可不僅僅差老唐一個人。”

  周繼堯自然明白歐陽云蘇的意思,忍不住嘆口氣道:“是啊,這生日一年年的過,人卻一年比一年少。

  我記得最熱鬧的一次是在四年前,可自從發生了小虎的綁架案之后,就一年不如一年了,首先是少了一個建偉,現在又少了一個玉冰。

  說實話,雖然玉冰不是我和碧云的親生女兒,可畢竟在一起生活了三十多年,哪能沒有一點感情呢。

  我本來是想讓玉冰來參加的,可她已經把以前的事情忘的干干凈凈了,即便在坐的各位也認不出來,來了反倒尷尬,”

  鄧俊吉插話道:“老周,玉冰這件事究竟搞清楚沒有?究竟是當年抱錯了人,還是人為事故?”

  周繼堯沉吟了一下,說道:“事情畢竟過去三十多年了,二道河醫院的醫生都不知道換了幾茬,要想短時間之內查清楚這件事也不容易。”

  鄧俊吉說道:“那起碼要想辦法找到你和碧云的親生孩子吧。”

  周繼堯瞥了一眼戴家郎,點點頭說道:“那當然,就算是散盡家財也必須找到我們自己的孩子,今天我可以先提前給大家透露一點消息。

  雖然當年碧云生孩子的時候究竟發生了什么事,目前確實還沒有頭緒,但我和碧云的孩子卻已經有了一點線索,目前還正在核實當中。”

  在坐的所有人,包括戴家郎之內都忍不住一陣驚訝,方中信本來一直沒有出聲,這時一臉驚訝道:“這么說你已經找到了你和碧云的孩子?”

  鄧俊吉也憋不住問道:“男孩還是女孩?”

  周繼堯擺擺手,說道:“你們先收起好奇心,現在說找到了孩子還為時尚早,只不過是有了一點線索而已,這種事在沒有最后確認之前,恕我就先賣個關子了,萬一搞錯的話豈不是笑話。”

  鄧俊吉說道::“也是,周家畢竟家大業大,難說不會有人冒名頂替,不過,現在有了DNA檢測技術,已經不是滴血驗親的時代了,要想冒名頂替也不容易。”

  歐陽云蘇嗔道:“老鄧,不是不容易,基本上沒有空子可鉆,只要DNA檢測吻合,那就是科學依據,到時候繼堯就算不認也不行。”

  蔣碧云偷偷瞥了戴家郎一眼,嗔道:“哎呀,你說什么呢,哪有爹娘不認自己孩子的?”

  歐陽云蘇意味深長地說道:“俗話說,誰養的像誰,你們和這個孩子畢竟分別了三十多年了,只怕他跟你們想象中的不一樣呢。”

  蔣碧云說道:“云蘇,我明白你的意思,且不說這孩子跟我們想象的一樣不一樣,即便他淪落為一個叫花子又怎么樣?難道還會嫌棄他?再說,這也不是他的錯,真正說起來,還是我們對不起他呢。”說完,眼睛已經有點濕潤了。

  周繼堯擺擺手說道:“別說這些傷感的話了,不管怎么說,今天是個高興的日子,我來敬大家一杯。”

  戴家郎知道在這種場合基本上沒有自己說話的余地,所以,別人端杯子,他就跟著端杯子,別人說話的時候,他就低垂著眼睛聽著,一邊偷偷嗅著身邊朱仙玲身上飄過來的陣陣幽香。
女校体操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