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換源:

第248章 鎮墓獸

作品:古董除歲師|作者:赫連春水|分類:游戲競技|更新:2019-07-04 10:59:07|下載:古董除歲師TXT下載
  眾人聽得他一聲抽氣,不由得跟著往下低頭看去,一看之下全都驚住了。

  腳下的棧道根本不是木頭,而是細長又透明的、極窄的只容得下大半個腳長古怪石片。

  這石片幾乎薄如蟬翼,稍用力一些就晃動不已,若非眾人抓著那兩根鏈子,只怕腿軟的就從上頭掉進懸崖里去了。

  一行人嚇出了一身冷汗,連問年輕人:“阿酒,你看得出這是么子做的么?”

  叫阿酒的年輕人敲了敲腳下的透明石片,石片居然發出一陣嗡鳴,顫得厲害,只把眾人看得心跳不已,生怕同伴沒穩住掉下懸崖去。

  “不曉得是么子。”阿酒小心的放緩呼吸與力道直起身。“冰涼,但很舒服,像是石頭,但又不像是,邊緣很薄,跟刀刃一樣,我就摸一下,這會有點痛,才發現割出了一條口子了,怕得有三分深。”

  三分雖然不是多深,但輕輕一摸就割成了這樣,還是讓聽到的人都嚇了一跳,俱都心想這是個什么東西?竟然這么古怪又厲害。

  人精們馬上就想到這樣的棧道弄出去吹捧一番編個來歷不曉得會炒得多火熱,可也只能想想,這東西露在壁外的大小不一,高低也不一,最窄處連落滿一個腳都不行,更顫巍巍的像難承重力,每一步每個人都走得膽顫心驚不說,因為沾了雨還打滑,一行人走著連說話都不說了,每個人的注意力全放在了下腳使力上。

  阿酒打頭,范十九爺跟扈老十緊跟在后,后邊的則是他二人手下混合著順序而下,光下去百來米就好幾次有人差點兒滑下去,好險情靠著有把子力氣死死拽住了石鏈子人吊在了半空,等拉上來,身上背上被這石片的邊緣割出了好些傷,深的幾乎血都不要錢似的往外涌,害得一行人趕緊又停下,小心的商量著這兄弟怕是不能再下,喊了兩個自愿的將人護著往上打倒退回去。

  可他們全然沒想到,這棧道下容易,往上就并非那樣輕松了,一返身,幾個人才發現這石片居然是斜面的,因為它傾得只有一點點,下的時候又被腳下雨水與就在腳下的懸崖深淵給吸引了注意力,因此就很容易的忽視了石片的古怪。尤其踏上去和下的時候呈反向用力時,石片突然像是觸發了某種機括,竟然無聲的往他們這邊又傾倒了一些。

  兩個漢子心下一緊手上用力攥住了石鏈子,可受了傷的漢子失血稍多,使得他力道不如全盛的時候,手雖然抓住了鏈子,自己卻能感覺到因為無力,漸漸的會支撐不住。

  這漢子嚇得魂飛魄散,大喊道:“快拉我一把!”

  他三人因為腳滑動,人全都掛在了崖壁上吊著,全靠一只手兩只手抓著的石鏈子才沒有直接掉落,而他們一用力,下頭往下走的范十九爺等人又受了他們的力道影響,腳下多少有些因突然而來的石鏈抖動而失去平衡,一時間人人自危,不少人眼看著要滑落,急中生智一屁股往石片上坐,以此來穩住自己。

  如此一來,石片顫抖不已,石鏈也抖動得更加厲害,受傷的漢子本就有些吃力,石鏈的抖動讓他瞬間失了一下力氣,整個人求救的話還沒說完便帶著慘叫直直的墜下了深崖。

  所有人驚得呼喊著他名字往下看,旁邊的漢子更是伸出手維持著一個拉人的姿勢,然而一切只是電光火石之間的事,轉瞬他們便眼睜睜看著那同伴消失在像是張大了嘴準備著隨時吞噬他們的黑暗深處。

  一眾人這下子半晌都驚得回不過神,等回過神來最后方的漢子慘道:“來路變樣了!”

  前邊的人看不實后方的棧道,只能聽著后頭的兩個漢子口述形容,原來就在他們怔愣之時,那些看著只微斜的石片已經翻轉了過來成了片刃上下立式。

  這下子,是完全絕了他們往回打倒的想法了。

  都是出生入死見慣了風浪的人,雖然對于一個同伴的死亡都有一份難受,但更多的,是趕緊往下,走完這不知盡頭的鬼棧道踏上實地。

  墜落的漢子如流星般,但他并沒有真的墜落到崖底,就在快掉崖一半的時候,一道黑影子閃電一樣從棧道暴漲長手臂將他抓住,根本不給這漢子反應的時間,王長貴就一口咬在了他脖子上,鮮血迸濺,這漢子抽搐著被吸干了血液后像丟破爛似的再度丟下了崖。

  王長貴傷好了大半,然而當發現這個密道追下來后,他好幾次因為恐懼要往后退,佐佐木甚至不用靜心都能感受到母蠱傳遞來的異常恐懼害怕的感情,更別提母蠱同時還傳遞來下在王長貴與背棺人身上的子蠱的天性反應了。

  佐佐木因為蠱,感受比常人要敏銳,他看不到崖底,卻能感受到一種厚重的、仿佛山岳壓將過來的可怕威勢,而他,與他創造出來的蠱蟲,在這個存在面前都只是螻蟻而已。

  越是恐懼反而越讓佐佐木激動,只要想想這下邊可能存在的這個神秘強大的存在,他全身的血液就都叫囂著要他拼盡全力將這樣的力量不管是偷還是搶,想方設法一定要占為己有!

  這樣的威壓不止佐佐木感受到,走在最下頭的帛門師徒和唐四爺、銀霜也更加有體會。如果佐佐木他們動作再快些,和他們距離拉得更近些,就會發現他所追蹤的唐四爺一行人根本不是順著棧道下來的,而是坐在某種動物身上下來的。這種動物卻正好是關大先生他們遭遇過的,山魈。

  只是這些被何洛用古怪的哨聲喚來的山魈和關大先生他們遇到的稍有不同,個頭更大,通體的毛發長且尖,尖端都變成了白色,數量也不多,一共約有二十來只,每只背上都背了一個人,這些山魈的眼睛呈藍色,瞳大且無神,仿佛不能目視,而且它們的手掌是一層厚如巖石般的怕是有三四厘米厚的老繭,一只前足往后扣著背著的人的腿,一只前足則抓著鏈子下滑,速度奇快的背著他們像一輛火車似的蹬著石片往下沖,一次沖出三四片落在石片上再一蹬,繼續跟上前頭的山魈不落下。

  唐四爺長這么大生平第一次坐這么刺激的坐騎,饒是他一個身份高,見過大人物大場面上陣殺過敵的少帥都被嚇得久久心情不能平復,滿肚子疑問想問,可因為速度太快,連呼吸都被風堵回了嗓子眼,他只好壓抑著伏低了身體盡量將臉埋到山魈惡臭但細長的毛發里擋風呼吸。

  何止唐四爺,一路上這些行人和他一樣都痛苦不堪,只有何洛這個召來山魈的罪魁禍首表情平靜中帶著一絲隱約的激動,而沒人注意到的是,背著伍三思的山魈雖然跑得也又快又穩,但長長的毛發下,它的身軀竟然在發抖,像是害怕著什么,甚至看仔細會發現它的四肢爪上被黑色的影子給纏住,它的每一次蹬沖其實都不是它做出的動作。

  有著山魈的幫忙,對于上方的兩路人馬來說他們根本不能想像到他們的目標人物到達幾乎有三千米的懸崖底部僅僅用了不到半天時間。

  越接近崖底,空氣除了濕膩,就更有一種腥味,等山魈們落了地將人放下,何洛道:“到了。我何家祖墳的入口,就在這里。”

  一行人點起了火,打量著這個崖底,悚然發現崖底哪里是平地?也根本沒有想像中的水汽重的湖泊之類,眾人面前出現的,是一具他們視野里都只能看到一小部分的巨大無比的骨架,而他們站立的對面,正是這骨架大大的張開的看不到頂高的巨口。

  因為太高,無人能看清這個骨架是什么動物,但看尖銳有近十米多高的長牙似的柱子,一側且只有一根,就都猜測著莫非是什么蛇啊虎啊等的。

  何洛安慰的看一眼聶璇,這么讓人震驚的地方,便是他當年偷偷跟來看到,也和大家一樣震憾又驚恐。

  他搖頭道:“西南有巴國,又有朱卷之國,有黑蛇,青首,食象。”

  “……師兄,你的意思是這個鎮守在墓前的鎮墓獸是……傳說中的修蛇?”

  好一會兒,在失神的眾人里最快回過神的毛珌琫沒忍住,問出了大家共同的疑惑。

  唐家軍很多人并沒有讀過書,不曉得修蛇是么子,但都聽懂了一個蛇字,而且曉得修蛇是么子的讀過書的人則都皺起了眉,眼帶著疑問與不敢置信、開玩笑吧這是的神情。

  “修蛇是中國古代神話傳說中的巨蛇,也叫做巴蛇,出自《山海經》,據說體長大到能夠吞下一頭大象。宋·陸佃《埤雅》釋巴蛇曰:“巴者。食象之蛇,其字象蜿蜒之形。其長千尋,青黃赤黑。東夷族的首領和傳說中的神人后羿在洞庭殺死修蛇,它的骨頭堆成了一座山,也就是后來的巴陵。”

  何洛點點頭,懷念又傷感的仰頭看著十多米高的那根利齒。

  “你們怕是都會覺得這是天方夜譚,其實當年我第一次聽說的時候,也和你們一樣,但我爹只是笑,他說世界之大,無奇不有,你怎么就曉得這世上并不存在一些我們沒見過的異獸?”

  “我父親說,這修蛇,曾是何家在此落戶后,祖上前往洞庭捕捉而來的。”

  隨著何洛簡單但飽含了懷念的聲音介紹,眾人都仰頭舉高了手里的火去打量這個傳說中的異獸。

  火光之中再加上眼神的極限,眾人也只能看到森白的巨牙仿佛一道頂天之柱,他們三四個成年人才剛剛能將它圍成一圈,卻根本看不出它的全貌,這讓在場的所有人都情不自禁的想像著它活著的時候會有多么巨大,而何家的祖先又是如何在狂風巨浪當中與之博斗將之捕捉帶回。

  這樣龐大又可怕的家伙,根本就是假的吧?不可能存在的吧?
女校体操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