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換源:

第六十五章 雪窟封印

作品:民國奇人|作者:南無袈裟理科佛|分類:游戲競技|更新:2019-07-04 11:02:37|下載:民國奇人TXT下載
  身體崩潰,然后重新構建……

  這件事情,對于別人來說,簡直就是千難萬難,然而對小木匠而言,卻是剛經歷過不久的事兒。

  并且他還靠著龍脈之氣錘煉的身體,最終扛過來了。

  不但如此,他還將自己的這一副身體陰差陽錯地改造成了行走的龍脈之源,能夠吸收山川地理的氣息,化作了一團活水。

  這件事情,古往今來,幾乎沒有人能夠做成過。

  偏偏小木匠做成了,并且還活蹦亂跳。

  所以重鑄身體這件事情,他有經驗,也有本錢。

  而當小木匠跟顧白果母親說起此事的時候,這位未來的丈母娘大人雙目有些發直,隨后驚慌地跟他核實情況,如同一個受驚的小女孩一樣。

  小木匠沒有大包大攬地吹牛,而是說道:“我需要看一眼叔叔,并且檢查一番才知道。”

  聽到自己父親有望活轉過來,顧白果也是大喜過望,并且極力與自己母親推薦起了小木匠來,一番夸贊,將這位“甘大哥”給夸到了天上去,弄得小木匠都有些害臊了,想著一會兒倘若是搞不定的話,又該如何收場。

  不過不管信不信,顧白果母親都還是打開了那巨大冰棺,隨后讓小木匠親自過去查看。

  小木匠翻身進了冰棺,摸著那個渾身冰冷,只有心脈尚存一絲溫熱的顧南亭,閉上眼睛,感受著這位本應不存于世之人的身體。

  過了好一會兒,他睜開了眼睛來,打量著這位臉色發青、卻鈍角分明的男子。

  十幾年的光陰,并沒有在他的臉上留下太多的痕跡,讓小木匠能夠打量得出,顧白果的這位父親顧南亭,是一位非常儒雅俊朗的男人,即便是沒有睜開眼睛,也有著讓女人為之迷醉的魅力。

  這真的是一副好皮相。

  看得出來,顧白果現如今出落得如此美麗出塵,并不僅僅只是她母親的功勞。

  難怪顧白果母親會為了顧南亭,離鄉背井,千里迢迢地跑到了這兒來。

  打量了一會兒人,小木匠站起了身來。

  旁邊兩個女人都迎了上來,一臉關切地問道:“怎么樣?”

  小木匠坦誠地說道:“叔叔與我當初的情況,有一些差別,不過重鑄的原理是基本相同的,只是這過程似乎需要有一些調整……”

  他說得比較含糊和謹慎,而顧白果則直接問道:“你就直接告訴我,我阿爸還有沒有救?”

  小木匠看著兩對希冀的目光,露出了笑容來,使勁兒點頭說道:“有。”

  簡單一句話,讓兩個女人頓時就松了一大口的氣。

  顧白果母親的眼里,甚至有淚光浮現。

  她在這洞窟之中,枯守了十數年的時間,錯過了自己女兒的成長,以及美好的年華,所為的,就是這一點兒的堅持。

  然而時間漸漸過去,她心中希望的火苗就如同風中燭火,隨時都要熄滅一般,這讓她如何不難受呢?

  直到此刻,當小木匠以自己為范例,向她說出了這么一個可能性來……

  即便僅僅只是一點兒可能性,都足以讓她為之激動到落淚。

  當然,任何事情都不是一蹴而就的,想要重建顧南亭的身體機制,還需要許多的準備工作,除了小木匠這個主持者之外,最主要的,還是得有一些東西在的。

  當初小木匠之所以能夠成功,不但因為他的身體強度足夠,讓那龍脈之氣瞬間洗刷了他全身經脈,而且還因為屈孟虎將那命運之輪給獻祭了。

  種種機緣巧合之下,方才有了小木匠的今天。

  對于小木匠提出來的問題,顧白果母親給出了一個玩意兒來。

  那玩意叫做“冰雪之心”,是這雪窟之中孕育而生的一種天材地寶,里面有著充足的能量蘊積。

  她這些年之所以能夠剝離妖元之后,還能夠活下來,甚至修為突飛猛進的主要原因,便在于獲得了此物。

  隨后,她從懷中,摸出了那塊晶瑩剔透的石頭來。

  那玩意看著很像是多棱冰塊,表面透著絲絲寒意,仿佛能夠凍結一切似的,但當小木匠伸手去接過來的時候,發現并沒有想象中的那么冰寒,而且里面流動的力量,似乎與小木匠的龍脈之氣,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倘若不是這力量屬性冰寒,小木匠甚至覺得兩者同源同種了。

  拿到此物之后,小木匠的信心倍增。

  他告訴顧白果的母親,給他一點兒時間,他絕對能夠制造出一套沒有任何風險的方案來,將顧南亭給喚醒。

  當然,在此之前,他們得先離開了。

  此刻離他們與董軻樂約定的時間,已經不多了,如果錯過此事,那么就得等兩個小時之后了。

  當然,即便是再等兩小時也沒關系,但如果能夠將這里的消息傳出去,想必也是不錯的。

  也免得節外生枝,讓董軻樂將這雪窟封印給再一次弄上。

  聽到小木匠的話語,顧白果母親想了一下,讓他們兩人先出去,告知董軻樂那邊知曉。

  至于她,便不出去了。

  她在這兒待了十幾年,與外界早就生疏隔離,此番出去,也不知道跟外面的那些人說些什么,還不如在這兒等著呢……

  小木匠瞧見她這般態度,也沒有多勸。

  他能夠感覺得到,在顧白果母親的心中,外面那些人的風言風語,遠比這洞穴之中的怪物還要可怕得多。

  她寧愿在這兒守著,也懶得出去。

  小木匠想了想,將那冰雪之心交還給了顧白果母親,然后說道:“這樣吧,我去跟董軻樂說一聲,然后回來,研究如何拯救叔叔的方案;白果,你在這兒陪著你母親,我去一會兒就來了……”

  人既然已經找到,并且知曉了情況,那么這雪窟出不出去,已經不重要了。

  小木匠也覺得呆在這冰殿之中,遠比那溫泉湖周圍的大雪山一脈要更加溫馨和平靜,只不過他不想讓董軻樂苦等,還是得將必要的情況,說與他們知曉的。

  小木匠這邊準備一個人離去,但顧白果卻有些不放心,說要跟著他一起。

  小木匠瞧見顧白果與母親重新見面之后,雙手幾乎是一直死死地抓在一起,顯得十分緊張,生怕母親不在一般,忍不住笑了,說道:“你與阿姨久別重逢,一定有很多的話要講,何必陪我去一個來回?你們在這兒聊一聊,我去去就回了……”

  他說服顧白果留下之后,自己一個人轉身出了冰殿,朝著原路返回而去。

  時間不多了,他不由得加快了腳步,奮力往回走。

  好在先前進來的時候,因為不太熟悉,所以走了不少岔路,而這回輕車熟路,所以倒也沒有怎么耽誤時間,不多一會兒,他卻是回到了雪窟山壁這邊的冰雪長廊來。

  腳踩著冰層渣子,小木匠往外走去,然而走到一半的時候,他突然間停下了腳步來。

  小木匠眉頭皺起,隨后耳朵開始快速抖動了兩下。

  緊接著,他抬起頭來,朝著頭頂上的冰洞望了去。

  他看到了一個人。

  一個全身包裹在黑暗中,縮成了一團的家伙。

  那人背上綁著兩把尖刀,用雙腳勾住了冰洞頂端,雙手則拿著一根吹管,朝著他這邊瞄準而來。

  對方藏得十分隱蔽,又刻意屏蔽了氣息,倘若不是小木匠福臨心至,感覺到不對勁,下意識地抬頭望去,說不定真的發現不了那人。

  兩人四目相對,氣氛在那一瞬間就僵住了。

  彼此都有點兒嚇到。

  下一秒,小木匠只感覺到腳下的冰層發出一聲脆響,緊接著一道黑影陡然從堅冰中冒出,朝著他發動了攻擊。

  那是一道刀光,快若閃電。

  事情非常的突然,而且那人隱藏得無聲無息,倘若小木匠再往前走了兩步,說不定真的就中了招。

  自從槍炮走進國內,修行界一直都有一句行話,叫做“功夫再高,板磚撂倒”。

  也就是說,不管你修為多牛,都有可能會被一個小小的意外給打敗。

  沒有人是金剛不敗之身。

  沒有人,小木匠自然也不包括在內。

  所以如果不是他鬼使神差一般地停了下來,察覺到了周遭的不對,說不定已經中招了。

  而瞧見對方的這些布置,小木匠相信,自己一旦中招,那么打擊將會接踵而至,而他很有可能就要死在這里。

  上天對小木匠,還是非常眷顧的,在敵人暴起的一瞬間,小木匠做出了正確的應對。

  他往后退了一步,避開了從頭頂上射下來的暗箭,隨后將沖到眼前的那人手腕抓住,右手伸過去,空手奪白刃,將對方手中的刀奪過來之后,朝著頭頂上猛然一甩。

  砰!

  一聲悶響,那人中刀,從上面砸落下來,而眼前的這家伙則被小木匠擰斷了手而大聲慘叫起來。

  就在這時,前方的冰縫居然有了動靜,開始緩緩合攏而去……

  這是在封印雪窟!
女校体操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