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歷史
換源:

第36章:小師傅有些眼熟

作品:密戰無痕|作者:長風|分類:歷史穿越|更新:2019-07-04 19:28:52|下載:密戰無痕TXT下載
  “巧兒,家里的煤油爐子壞了,小七會修,你待會兒回聽雪樓,要是他還在,你跟她說一聲,讓他過來幫我修一下?”

  陳淼靈機一動,吩咐一聲道。

  “哦,好的。”巧兒沒多想,就應了下來。

  倒是梁雪琴眼底閃過一絲詫異,她知道小七,也知道小七跟陳淼的關系,陳淼叫小七來修煤油爐子,何必需要巧兒傳話?

  他自己直接就可以,還是說,他們被監視了,沒辦法直接通知小七,亦或者,陳淼不想讓他跟小七的關系被76號的特務知道。

  “這魚做的真不錯,巧兒,你的手藝越來越好了,都快趕上你雪琴姐了。”陳淼夾了一塊魚肉放進嘴里,品味了一下,贊道。

  巧兒癟了一下嘴道:“對三哥來說,雪琴姐做的什么都好吃。”

  “巧兒。”梁雪琴嗔怒一聲。

  “雪琴姐,三哥,你們這都住到一起了,是不是很快就有小寶寶了?”巧兒好奇的眨了眨眼睛問道。

  噗!

  陳淼才喝了一口湯,差點兒沒噴出來。

  梁雪琴也是滿臉羞紅,巧兒這丫頭腦子里都想些什么,怎么會突然問出這樣一個難堪的問題來。

  這叫人怎么回答?

  “巧兒,你雪琴姐只是看我受傷了,過來照顧我幾天,我們又不是夫妻。”陳淼解釋道,“只有夫妻才可以生小寶寶。”

  “那你們都住在一起了,怎么就不是夫妻了,人家說,只有夫妻才能睡一個屋。”巧兒反問道。

  “巧兒,我跟你雪琴姐并沒有睡一個屋,我們是分開睡的。”

  “哦,我懂了,三哥你受傷了,不能跟雪琴姐睡一個屋。”巧兒一副“我明白了”的表情,“放心,三哥,雪琴姐,你們放心,我不會說出去的。”

  陳淼又嗆著了……

  梁雪琴都忍不住撫了一下額頭,巧兒這丫頭不說話也就罷了,一說話,那真是能把人氣死。

  不過,她倒是覺得這不是壞事兒,沖陳淼眨了眨眼睛,那意思說,你跟巧兒解釋吧,我反正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陳淼捂著嘴咳嗽了一下,臉揪了一下,這讓他怎么說?

  “巧兒,這個你可能誤會了,我跟你雪琴姐并沒有……”

  “三哥,你不用解釋,我懂,我懂的!”巧兒直接就把他話打斷了。

  “你懂什么?”

  “你們不就是不想讓人知道你們已經在一起嗎,那個袁公子若是知道了,一定還會來找麻煩的,所以,得悄悄的把生米煮成熟飯,我說的對不對?”巧兒為自己的聰明感到一絲自豪。

  袁杰!

  這還真是的,這袁杰知道是自己綁了他,但他知道也沒用,他沒有證據,而且袁杰就算報復他,他也不怕,可梁雪琴和巧兒呢?

  她們可沒有什么自保能力,如果再發生匯泉樓那樣的事情,她們該怎么辦?

  “好了,巧兒,吃飯,吃飯……”梁雪琴也忍不住開口輕斥了一聲,再說下去的,就越說越不像話了。

  吃完飯,收拾碗筷,梁雪琴將巧兒帶進臥室說了一會兒話,然后將其送了出來:“巧兒,明天上午,我回一趟聽雪樓,你讓老蔡安排一下,另外,下午我打算再去看一下老顧,你替我準備一些水果。”

  “好的,雪琴姐,我記住了。”

  “我送你下樓。”梁雪琴親自將巧兒送出了麥琪公寓,這才轉身返回。

  原先兩個人是知音,又有話題,一個彈一個唱,時間不知不覺的就過去了,可現在,誰都沒有那個興致,那在同一個屋檐下,氣氛就有些尷尬了。

  “天太熱了,我出去買個西瓜。”陳淼起身道。

  “我想吃凱司令的摜奶油杯。”

  “……”

  “華叔,我找了人修煤油爐子,一會兒人來了,直接上他上去。”陳淼下樓來,悄悄的交代華叔一聲。

  “知道了,三哥。”華叔點了點頭。

  “三哥,您這是要去哪兒?”陳淼剛跨出公寓大門,陳明初的兩名手下就跟狗一樣的跟了上來。

  “天氣太熱,我去對面的水果攤兒買個西瓜,這你們也要跟著?”陳淼冷哼一聲。

  其中一人訕訕一笑:“職責所在,三哥您也別為難我們?”

  “那走吧。”

  “老板,來兩個西瓜。”

  “喲,這不是三哥嗎,有日子沒見您了,我給您挑兩個最好的,又大又熟又甜,保管甜到你心里去!”瓜攤兒老板一見陳淼,熱情又開心。

  “是嗎,那就多謝老板了。”陳淼呵呵一笑。

  老板果然給他挑了兩個又大又圓的西瓜,陳淼付了錢,讓跟在身后的兩名特務拎著,這勞力不用白不用。

  “這兩個西瓜,一個送到我家,一個給弟兄們分一下,大熱天的,你們也是夠辛苦的。”陳淼對其中一名特務道。

  “謝謝三哥。”特務歡喜的道。

  “你跟我走一趟凱司令的西餐廳。”陳淼又對另一名特務道。

  “您要去凱司令西餐廳,這小的做不了主,得請示一下我們隊長。”小特務為難道,這要是在麥琪公寓附近活動,他們跟著沒什么問題,可要是出了這個范圍,他們就做不了主了。

  “其實這大熱天的,我也不愿意跑,這不是梁小姐想吃凱司令的摜奶油杯,沒辦法,只能跑一趟,你說呢?”

  “我替您去行不行?”小特務想了一下,提議道。

  “成,你要是愿意,那就替我跑一趟吧,回頭他們要是把西瓜都分了,我給你留一塊。”陳淼道。

  “那小的就謝謝三哥您吶。”

  掏出一張紙幣,遞給那小特務:“錢可是夠了,剩下的賞你的。”

  “謝謝三哥,謝謝三哥!”小特務接過錢,轉身就跑了一個沒影兒了。

  ……

  西瓜買回來了,得用買回來的冰塊兒冰鎮一會兒,這樣才好吃。

  去凱司令西餐廳買摜奶油杯76號的特務也很快回來了,不過天還是太熱了,送到家的時候,這外面保溫的冰塊都融化成水了。

  還好里面的摜奶油杯還沒有融化,剛好可以吃。

  咚咚咚,咚,咚咚!

  三聲,一聲,兩聲,并且中間間隔時間超過一秒,這是小七跟他設計好的敲門的暗號,只要聽見這個敲門聲,就能知道門外是誰。

  小七來了。

  這一點陳淼有預感,巧兒一定是把消息傳遞給了小七,小七這才過來了。

  “先生,請開一下門,我是五金店的,聽說你們家煤油爐子壞了,我們老板讓我過來給您看看?”

  “來了,來了。”陳淼從屋內答應一聲,走過去開門。

  一個背著小木箱,脖子上系著毛巾,滿身的都是有油污微微的年輕小伙子,低著頭走了進來。

  陳淼一眼就認出來了,這就是小七裝扮的。

  “先生,煤油爐子在哪兒,我看看?”小七刻意的壓低了嗓音問道。

  “在廚房,我領你過去。”陳淼伸手一指,將小七指向廚房的方向,梁雪琴站起來想要跟過去看看,被陳淼阻止道,“你去干什么,廚房就這么點兒大,回頭再把衣服弄臟了,洗都洗不掉?”

  梁雪琴一看自己穿這一身香云紗的旗袍,這是弄臟了,洗不掉,那還真是心疼了,于是就止步于廚房門外。

  “那個煤油爐好像是下面的堵塞了,估計通一下就好了……”

  “知道了,太太。”小七放下工具箱,低著頭,裝出不認識,還故意的喊了梁雪琴一聲“太太”。

  這聲太太可把梁雪喊的是心花怒放。

  “三哥,這大熱的天,一會兒給這小兄弟拿一塊西瓜吃。”

  “好。”陳淼答應一聲,他真想給小七后腦勺來一下,不該說什么,偏說什么,還嫌不夠亂的嗎?

  “趕緊修,修好了才有西瓜吃!”

  “是,先生,為了您這一塊西瓜,我也得趕緊給您修好……”

  小七是不太愛說話,甚至跟人交流也有問題,可當你給他一個角色,或者身份的話,他卻能馬上代入到這個身份中去,迅速的變成一個你從沒有見過的人,但他還是小七。

  為此,陳淼還請教過一些人,也說不出一個所以然來,反正也沒有什么危害,他還給小七這種情況,給一個定義,叫做表演型人格。

  就像喜劇大師卓別林先生,他在生活中其實并不是一個很幽默的人,但是在熒幕上,沒有人不被他的表演逗得開懷大笑,他被世界公認為喜劇表演大師。

  “小七,你怎么去找巧兒了?”

  “你那個朋友老范讓我去的,說你被76號軟禁了,還有梁小姐,他說必須要清楚你的情況,是否有危險,需不需要幫助?”小七壓低聲音迅速道。

  “我暫時沒有危險,但是有麻煩,林世群可能要逼我跟梁雪琴成親,以此來掌控我。”陳淼小聲道。

  “那你打算怎么辦?”

  “只要梁雪琴自己不愿意,林世群就不能逼我們,我擔心的是,他可能會直接從梁雪琴下手。”陳淼道。

  “三哥,梁小姐挺好的,對你用情有意,你就順水推船,成親唄?”

  “不行,我們的工作多危險,雪琴她一個弱女子,沒有絲毫斗爭經驗,能把她拖下水嗎?”陳淼不容置疑說道。

  “那怎么辦?”

  “我也沒有好的辦法,只能見招拆招,你告訴老范,我的安全他不用擔心,至于我跟梁雪琴的關系,我會盡快做個了斷。”陳淼道,“另外,你得幫我辦一件事……”

  “好,我知道了。”小七點了點頭。

  “修好了,煤油爐子好長時間沒用,這輸油的管道銹蝕了,堵住了,太太一看就是做家務的行家里事,先生,您可真是好福氣……”

  陳淼眼神恨不得要撕了小七這張嘴,怎么就這么“欠”呢?

  “是嗎,還是我說得對,小師傅,來,吃塊西瓜,大熱天的,瞧這一身汗,都濕透了。”梁雪琴將切好的西瓜端上,熱情招呼道。

  “謝謝太太,我還有活兒,先走了。”小七不敢多待,拿了一塊西瓜扭頭就往門外而去。

  “咦,三哥,我瞧著小師傅有點兒眼熟……”

  “怎么可能,一個修煤油爐的,你也認識?”陳淼心虛一聲,“這爐子修好了,晚上湊合做點兒吃的吧。”
女校体操队官网